当前位置:首页 >行为发展教研院 >教研案例 >孤独症 >查看详情

孤独症儿童——零错误教学和语言操作项目间的转换回合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19年09月10日
1621

  教孩子新技巧是个令人兴奋的时刻,特别是当你看见辛苦教学的成果时。最近几年,我深感教一个新技巧或者一个新学生时,使用零秒辅助真的非常重要。这意味着,只要你认为孩子有可能答错或做不到被要求的任务,即使这个可能再小,都需要给予立即的辅助。当发现孩子开始理解任务时,就应该开始撤除辅助。在几个有辅助的回合之后,马上进行一个转换回合,以此来实现辅助的撤除。

  四年前当我学习转换回合时,不禁惊叹“啊哈!原来如此!”我当时参加了由霍利·基布和谢林什·特威格斯指导的语言行为实战操作培训班,当听到转换回合时,卢卡斯已经6岁,在家庭中进行应用行为分析课程已有三年的时间。参加培训班之前,我曾认为卢卡斯有失语症,这在中风病人身上很常见,他们在特定情境下会突然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我在当护士时看见过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卢卡斯有类似的状况。当卢卡斯想要柜子中的脆饼时,他会对我比手势要我打开柜子的门,即使当柜子的门已打开,且可以清楚地看见脆饼、饼干和苏打饼,卢卡斯也不会说出“饼干”来表达他的需求。所以我通常会说“脆饼”,接着卢卡斯会仿说出“脆饼”,然后,我就将椒盐脆饼给他,这就是他当时的情况。

  当学习了转换程序后,我才明白卢卡斯其实没有失语症,我才是问题所在!我总是让卢卡斯的反应停留在辅助阶段,而没有执行转换回合。当我从培训班回到家中后,连忙尝试新的计划。以前当卢卡斯仿说我的口语辅助之后,我会立即给他脆饼,现在取而代之的是,我会迟疑一下,耸耸肩,或(必要时)说:“你要什么?”他在得到脆饼之前,必须再说一次“脆饼”让卢卡斯独立说出“脆饼”或者使用较少的辅助成为新的目标,我很努力地学习此概念,并且发表了一份以卢卡斯为对象的对照研究论文,发表在2005年的《语言行为分析》期刊上。

  我把这个技术的应用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同一个语言行为操作项目内的转换,另一种是不同的语言行为操作项目的转换回合。这一篇文章先来说一下第一种同一个语言行为操作项目内的转化。

  我想要苏茜学习接收性技能,例如,能够对“拍手”的指令做出适当的反应。虽然此刻苏茜并未具备任何接收性技能,无法针对下达指令做出反应,但我会立即给予全躯体辅助,带着苏茜的双手靠近并做出拍手的动作。如果我立即给予M&M巧克力豆(一个非常强的强化物)强化,这样做的结果只会将拍手的技能停留在最高的辅助等级上,而没有提供任何的转换回合。其实,我更倾向于在给予强化前,先将辅助降低或完全撤除。因此,原本在辅助苏茜拍手后就会给予一个M&M巧克力豆,现在我会给予她口头赞美(一个强化程度较低的强化物),然后重新呈现指令:“好棒!……拍手!”看她是否会再一次做出拍手的动作。我会持续给予赞美,直到苏茜能对较少的辅助做出反应,然后会给她较高级的强化物(M&M巧克力豆)。

  下面是一个转换回合的例子。

  教师:“拍手”并立即带着苏茜的手靠近做出拍手的动作。

  苏茜:在教师全躯体辅助下做出拍手的动作。

  教师:“对了……拍手……”并碰触苏茜的手肘和前臂。

  苏茜:拍手。

  教师:给予M&M巧克力豆,同时微笑并说“拍手好棒!”

  下面是一个转换回合应用于命名的范例。山姆是口语能力中等的学生,他已经具备好几百个命名词汇,但还不会命名“挖土机”。

  教师:“这是什么?挖土机。”

  山姆:“挖土机。”

  教师:“对了!……这是什么?”

  山姆:“挖土机。”

  教师:给予赞美和山姆喜爱的DVD短片。

  【北大医疗脑健康 摘自《语言行为方法——如何教育孤独症和相关障碍儿童》】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