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科普指南 >查看详情

注意力不集中,坐不住很冲动?其实可能是发育障碍!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1年08月12日
1777

  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是一种神经发展障碍,主要表现为与年龄不相称的注意力分散、不分场合的过渡活动和情绪冲动,并伴有认知障碍和学习困难,智力正常或接近正常。

  ADHD常见于学龄儿童,但有70%的症状持续到青春期,30%-50%持续到成年期。ADHD常共病学习障碍对立违抗障碍心境障碍等,对患者的学业、职业和社会生活等方面产生广泛而消极的影响。目前,儿童精神科学者们普遍认为ADHD是一种影响终身的慢性疾病。

  PART.01 病因研究进展

  ADHD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但众多证据显示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性障碍。相关基因研究发现特定的神经发育网络涉及ADHD的病因学。

  神经心理学研究发现,ADHD患儿的转换功能与较其年龄小2-3岁的正常儿童相当。ADHD男童的运动平衡功能落后于正常男童。神经影像学研究进一步发现ADHD患儿大脑皮质的成熟较正常对照人群约晚3年,特别是前额叶皮质和颞叶皮质。静息态脑功能成像的数据显示,ADHD成人的脑功能与正常成人有明显的差异,而与青少年相似。以上结果均表明,ADHD患者脑发育延迟,ADHD是一种神经发育性障碍。

  目前认为ADHD是有生物学因素、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单独或协同作用造成的一种综合征。

综合征

  ✎生物学因素:

  多年来的研究发现,ADHD患儿的生物学亲属的心理障碍比非ADHD患儿的亲属多,尤其是抑郁、酒精使用、品行问题和反社会行为。家系和双生子研究表明,一个ADHD患儿的家庭成员罹患ADHD的风险为普通人的5倍,兄弟姐妹患病的风险比其他儿童高6-10倍。近期几项大型双生子研究显示,儿童多动、冲动的遗传度是55%-97%,平均是80%。由此可见,遗传在ADHD发病中起了主要作用。

  ADHD患儿有一定比例的围产期异常史。母孕期感染、中毒、营养不良、服药、饮酒、吸烟、X线照射以及各种原因导致的儿童大脑损伤等都可能导致儿童的神经发育异常,出现多动和行为问题。

  ✎社会心理因素:

  01 心理行为因素

  关于ADHD患儿的个性特点的相关研究发现,其偏离人数所占的比例高于正常儿童组。与正常儿童相比,ADHD儿童表现的更为外倾。相关研究表明,ADHD患儿与正常儿童相比,情绪不稳、容易激动、行为不顾后果,自控能力差并且容易出现攻击行为。

  02 家庭环境因素

  父母的个性特点对于ADHD的发生也存在重要作用。相关研究表明,ADHD患儿中,父母性格不良者站76.09%,ADHD患儿父母的社交障碍、嗜酒等的发生率高于正常儿童的父母,ADHD男童的母亲曾有重度抑郁发作或明显的焦虑症状、父亲儿时有ADHD病史者多余正常儿童。

  儿童不良行为的形成与家庭教育中的强化有关。父母的个性特质和子女的对立关系均可导致ADHD患儿不良行为的发生和发展。其途径可能是通过示范和遗传等直接影响,也可能是通过父母的养育方式和与子女的互动方式而间接影响。

  03 学校因素

  儿童缺乏安全感可引起多动症。老师处理问题不当,可引起“情境性活动过多”和注意力不集中。如老师对ADHD患儿缺乏理解,采取打骂或者侮辱人格的做法,将严重影响儿童的发展,导致多动冲动的发生,甚至促发发社会行为,导致青少年犯罪。

  04 社会因素

  儿童受社会大环境的影响。ADHD患儿是患品行障碍和青少年犯罪的高发群体,更容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在社会因素中,社会发展、生活节奏过快、脑力劳动增加、就业竞争激烈、学习压力大等均可增加儿童的社会心理压力,使其精神紧张,引起他们的心理行为障碍。

  PART.02 流行病学研究

  ADHD的患病率一般报告为3%-7%,男女比例为4:1-9:1。跨文化研究发现几乎在所有国家和文化背景中均有ADHD发生,但在不同的国家和社会经济文化阶层中,其患病率有差异。

  ADHD的患病率主要与研究者使用的评定工具、诊断标准、取样方法、报告人、共病,选择人群和国家及人口特征等有关。通常在DSM-IV-TR中报道学龄儿童ADHD患病为3%-7%。ADHD在学龄期男童中患病率最高,青春期患病率下降;女童患病率低,但各年龄段患病率并无差异;城市ADHD患病率高于农村。

  ADHD的症状基本在学龄期前出现,但在9岁时最为突出。随着年龄的增长,共病学习困难和其他精神障碍的概率明显增加:共病破坏性行为障碍者占23%-64%,心境障碍占10%-75%,焦虑障碍占8%-30%,学习困难占6%-92%,抽动障碍占7%,总体来说,约65%的患儿存在一种或更多的共患疾病。共患疾病的存在常导致患儿社会功能严重受损,临床疗效降低,预后不良。为了使ADHD的学业水平与其智力能力保持一致,大约有20%的ADHD患儿需要给予特殊教育,15%的ADHD患儿需要提供特殊的行为矫正服务。

  与国外相比,我国的防治形式和任务更加严峻。ADHD是最常见的儿童行为问题,根据我国七项主要研究的meta分析,ADHD的患病率为4.31%-5.83%,估计全国患儿有1461万-1979万人。其中,纯粹的ADHD仅为28.1%,71.9%的患者有共病。

  来自北京、上海和长沙3个城市的812例ADHD影响和服务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的ADHD父母报告患儿在学习、遵守纪律和完成家庭作业方面存在困难,62%的父母报告患儿在按时起床、准备上学方面有一定困难,87.2%的父母对患儿的ADHD症状感到紧张、焦虑,94.8%的父母担心ADHD症状影响患儿的学业,88.9%的父母担心ADHD症状影响患儿将来事业的发展,34.2%的父母认为家庭活动遭到破坏,26.8%的父母婚姻关系遭到破坏。

遭到破坏

  ADHD是一种终生性的障碍,60%以上的患者症状将持续到成年期,其对功能的影响涉及家庭、学校、社会、人际关系多个方面,并且常常共病其他精神障碍。因此对ADHD的治疗应该是全时的,“24-7-365”(每天24h,每周7天,全年365天症状全覆盖)模式,有条件最好使用覆盖时程长的药物,同时应识别和治疗共患疾病。相较于教育、训练或行为治疗,药物治疗被公认为是ADHD治疗中最有效的方法

成人ADHD量表

  *成人ADHD量表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