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父母学堂 >查看详情

相差18岁!姐姐带着自闭症弟弟在大城市谋生——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2年08月23日
278

  电影《我的兄弟姐妹》中有句经典台词:“我们原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落到地上,结成了冰,化成了水,就再也分不开了!”

  当父母不在了,兄弟姐妹便是这世间,最温暖的依靠。

  内容|来源于澎湃新闻,版权归于原作者

  编辑|嗨脑仁

  “我查询了很多资料,发现这个病的治疗是非常需要耐心的,大多数患者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自己的世界。”

  田晓燕说,“我一直相信,弟弟会好起来。”

  田晓燕是谁?

  之前,#22岁姐姐带孤独症弟弟上班#的话题冲上了热搜,22岁的田晓燕一人带着孤独症弟弟上班的故事,在互联网上迅速发酵,引来不少网友关注。

  对于眼前这位特殊弟弟,田晓燕给予了极大的耐心与接纳,她一直坚信弟弟会越来越好,而她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弟弟。

  明明自己刚毕业,还是涉世不深的小姑娘一枚,此刻却成了如此有担当的姐姐,血脉相连,是割舍不断的手足情,这份感情着实令人感动。

令人感动

  图:图片来自于网络,版权归于原作者

  No.1 这个病非常棘手

  田晓燕,是湖南省张家界人。

  她不仅是一位好姐姐,也是一枚妥妥地学霸!20年6月毕业于南昌大学艺术学院,同时获得音乐学和行政管理学双学位。后来又到长沙岳麓山大学城不远的一家艺术培训学校,成为一枚最年轻的乐理老师。

  2年前,因为一次诊断,让他们一家的生活轨迹发生了改变!

  2016年10月弟弟出生,2岁1个月的弟弟小可出现了异常举动,引起了田晓燕的注意。

  “两岁的小孩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但我的弟弟没有语言,也看不出这个年龄的小孩对妈妈的那种依赖感。”

  田晓燕担心弟弟患有聋哑,便决定和妈妈带着弟弟去江西省儿童医院做检查,“检查的结果显示,我弟弟的听力没有问题,但语言发育相对滞后。结合其他的表现,医生说有孤独症的倾向”。

  孤独症?!

  这个陌生的词汇突然闯入田晓燕一家的世界,令他们有些措不及防。这到底是什么病?能不能治?怎么治?田晓燕带着一堆问号上网查询,“我查了资料才知道,这个病非常棘手。”

  一开始,为了治疗孤独症,小可的父母带着小可在医院治疗。在使用经颅磁刺激等方式治疗一段时间后,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之后,回到老家张家界后,小可被家人安排在张家界人民医院继续进行治疗,并开始接受当地康复机构的认知课干预。

  由于上学的缘故,田晓燕只有在放长假期间才能从长沙回到老家。记得有次,她回家后,发现弟弟的状况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脾气越来越坏,沟通非常困难。

  田晓燕想了想,是不是因为家人太宠他了。毕竟平日,弟弟更多的是与爷爷奶奶在一起,老一辈的那种溺爱,也许不适合小可的恢复。于是,思虑再三,田晓燕决定把小可带在自己身边。

  No.2 牺牲与妥协

  父母半世恩,兄妹/姐弟一世情!

  为了照顾弟弟,田晓燕毕业后便做出了牺牲与妥协。

  “接弟弟来长沙!”

  20年11月底,田晓燕把弟弟接到了学校,之后弟弟的生活起居,全部由田晓燕一人照顾。“学校为了给我和弟弟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特别照顾了我们一个独立的房间,一日三餐,对我弟弟都是免费的。”

  和姐姐在一起,小可再也不能胡作非为了!

  从早到晚,姐姐为小可安排的明明白白,并且晓燕也开始培养小可的自理能力。

  例如,出门前得自己穿好衣服鞋子,吃饭前得把手上的水果吃完。在诸如此类的引导过程中,小可大多数时间并不配合,在田晓燕的反复喝令声中,小可无知无觉,自顾自地摆弄着玩具。外出、进食等要求受到阻拦时,小可还会表现极大的不满,并通过拍打、敲击等行为来反抗。

  为了弟弟,性格开朗的田晓燕基本放弃了个人生活:“不上班的时候,我的时间都给了弟弟,很多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弟弟是我的孩子。最开始我也有些尴尬,但慢慢就无所谓了。我妈年纪越来越大,对弟弟,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总之,晓燕不忙时一直会陪着弟弟。哪怕上班,也会尽量让弟弟不离开自己的视线,实在忙不过来,就会将小可锁在房间内。

  看到这您可能会问,为什么不送到幼儿园?其实早先,小可上过幼儿园,但后来园方称小可不守纪律,被强行劝退了。

  为了帮助弟弟融合,学会与他人相处的能力,田晓燕经常会带着小可出去玩。

  后来,姐弟俩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田晓燕联系到了一家康复机构,从基础认知到模仿能力,到语言表达,再到运动功能测试,中心的老师对小可进行了一次全面评估。

  两小时后,小可被判定当前各方面指标水平大约在一岁左右,远低于同龄人平均水平。

  干预干预,不能停!

  众所周知,干预是一条持久战!但不管怎样,田晓燕已经做了长期准备。“无论如何,我会陪我的弟弟一起慢慢融入这个社会。”田晓燕坚定地说。

  有人看到晓燕的故事后,不禁感叹晓燕的生活已经被弟弟占的满满当当,大好年华或许就这样葬送了,于是网上冒出不少责怪父母的声音。

  在一次公开的采访中,晓燕说道,弟弟是经她同意,父母才生下来的。照顾弟弟是二人双向选择后的完全自愿行为,自己并不是所谓的“伏弟魔”。并且,弟弟是她的亲人,难以割舍,难以隔断,无论如何,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她会一直守候下去。

  据了解,近一年,小可进步很大。他跟着姐姐学会了穿鞋等基本生活动作,并且他也知道用贴脸、亲吻等动作表达喜爱。

  “你看,我向他们(父母)证明了,我能带给他改变。”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