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父母学堂 >查看详情

喜讯!TVB星爸陈锦鸿苦熬7年,孤独症儿子终于达成「真」融合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2年04月28日
810

TVB明星陈锦鸿

  TVB明星陈锦鸿,他是《真情》里的冯振邦、是《新上海滩》里的许文強、是《创世紀》里的许文彪,这位踏实拍戏的劳模曾被TVB誉为”下一个刘德华“。

  正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的儿子陈驾桦2岁那年,被确诊为孤独症。爱子心切的他为了帮儿子走出困境而放弃了所有工作,全天24小时的陪伴,关于拍戏的工作能推就推。

  就这样,陪伴了7年!在陈锦鸿的悉心照顾下,儿子驾桦走出了孤独,在学校已成功脱离影子老师并达到真正融合。

  如今,父子俩每天都会互说“我好爱你”,他曾问儿子说:「你知道为什么爸爸会爱你吗?」儿子回答:「因为我学习好。」陈锦鸿说:「不是,因为你是我陈锦鸿的儿子。不管发生什么,爸爸和妈妈都会永远爱你。」

  素材|来源于网络

  编辑|嗨脑仁

  04年,陈锦鸿与相恋六年的初恋女友杜雯惠成婚。07年,两人的宝宝陈驾桦出生。而他们的命运,随着这个孩子的来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翻天覆地的变化

  孩子刚出生不久,便出现了反常。

  出生第七天,出院回家,他们夫妻发现孩子只有小便没大便。是上火了?还是生病了?犹疑之际,陈锦鸿发现了端倪。当他一摘掉宝宝尿片,就会排出一粒粒的屎。

  ”驾桦总会出现这些违反常理的行为。那时,我以为驾桦天生洁癖,不愿弄脏尿片,所以宁愿忍着不排泄。”

  陈锦鸿从没有教过驾桦走路,也从没有在他学步时扶过他。驾桦8个月大就自己锻炼双脚的力量,不断蹲下再起立,3个月之后,他能够扶住东西走,不到一岁就已经走得很好,别人要扶,他还会推开别人的手。

  他从不求人,肚子饿了也不要东西吃,只是不停咬手帕,吮手指。

  当时,陈锦鸿还以为这孩子“很男人!”后来,驾桦上幼儿园后,所有问题都爆发了。

  别人玩,他唱歌,别人唱歌,他在玩,驾桦完全不能适应群体生活。就这样上了两个星期后,学校主任致电,要求退学。

  两岁半的驾桦转了三家幼儿园,没上几个星期,均提出孩子不能融合,并且第三家幼儿园园长发现了端倪,并委婉建议陈锦鸿夫妻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时,陈锦鸿才发觉自己忽略了一些情况:

  没要求、呼叫无回应、对人没兴趣、玩玩具只自己玩且玩法单一,例如玩皮球一直反复拍,他能拍上一天直到累了为止。并且在幼儿园不遵守规则,别人坐着,他就要站着,别人站着,他就坐着,极度不合群。

  除此之外,驾桦还伴有固执刻板行为,例如不能随意换座位,从不在家里之外的床上睡觉,做汽车只坐家里的副驾驶位置,喝水只喝凉白开,不喝任何带颜色的饮料。并且,驾桦上了幼儿园,言语能力依然没有进步,只能说一些无意义的单字。

  快3岁时,驾桦被正式诊断为「孤独症」,并伴有「中度智障」,突如其来的噩耗对陈锦鸿夫妇的冲击巨大。

  正视与接纳,实施急救方案

  为了救孩子,陈锦鸿宣布息影,停掉酒楼生意,并上网查资料,买书看,去学习与了解孤独症。他和妻子决定一定要在儿子孤独症康复的黄金期、关键期,尽所有力量去帮助儿子康复。

  为了给儿子创造更加亲近自然、清静的生活环境,陈锦鸿带着全家从香港闹市区公寓搬到西贡一座郊野公园内的平房居住。

  3年学会洗脸、刷牙

  自理能力与正常沟通,是陈锦鸿为孩子定制的第一目标。谈起如何教会孩子自理能力?陈锦鸿用“很难”总结。

  「他与普通孩子不一样,并不能用发育快慢来形容,而是孩子的雷达方向是不一样的,所以家长不能用对待普通孩子的思维来判断特殊孩子,不然就会很累,一定要了解特殊宝宝的思维模式,跟着他的思维去引导,才能起作用。」

起作用

  为了能让儿子更好的理解,陈锦鸿与妻子专门做了一本“爸爸书”与“妈妈书”。

  他们夫妻将自己刷牙、洗脸的动作分布式拍下来,打印成照片,逐步贴在墙上,并让儿子按照图片上的操作,按步骤跟着去做。就这样,学了三年,总算一点点掌握了。

  重复重复一直重复

  上厕所,简单吧?对于驾桦来说,这个生活技能同样难如登天。

  驾桦缺乏安全感,对声音、光亮、触碰都会很敏感。「他宁愿穿着尿布,也不愿去洗手间,因为他觉得不安全。眼瞧着他就要上小学了,还不会去厕所怎么行?

  为了教驾桦上厕所,陈锦鸿想了许多办法,试了多次,反复失败。总算教会了孩子提出上厕所的要求,但还是会拉在裤子里。

  后来,孩子因为一次模仿契机,勇敢地上了一次厕所。而这次的突破,陈锦鸿觉得与父子之间的感情亲密度有关。

  平日里,他会每天陪儿子散步,儿子不说话,也不理他,他就像导游一样自说自话。白天1小时去郊外,晚上1小时去市区,陈锦鸿很用心,儿子还是没有任何改善,父子之间没有建立起信任来。

  有一天,儿子盯着一棵树看个不停。陈锦鸿知道他想爬树,又很害怕,所以自己先爬给儿子看,然后再让他自己爬。每次儿子要跌倒,他就赶忙上前扶着他,扶了数百次,从不厌烦。陈锦发现,孩子逐渐愿意听他讲话,并产生了信任。

  记得有次,亲戚家的孩子刚入洗手间出来,陈锦鸿便想试一试,赶忙告诉儿子:「您看,表妹2岁都能去洗手间了,我们要不要试一遍?」

  驾桦显然没有拒绝,于是陈锦鸿用手牵着驾桦走进卫生间,当儿子自己自主上完厕所,按下马桶冲水键的那刻,陈锦鸿高兴之余,更是泪流满面。

  从一步步与儿子靠近,让儿子接受他。到儿子能够自己上厕所,他花了3年的时间。

  孤独症小孩与其他小孩不太一样,平时小桦会做很多奇怪的事,比如不排队、随手抓东西吃。陈锦鸿从来不会呵斥,反而说:「如果自己不当孩子正常,孩子永远都不正常,如果自己都不接纳儿子,别人怎么去接纳?

  其他的孩子可能你讲三次他就懂了,可能你的孩子要讲100次、500次、1000次,每一个孩子都有他自己的能力与天分,我不会放弃他。」

  与小桦同龄的孩子早就开始学写字,一天学一个没问题,他一个星期才能学会一个。为了让学习不那么枯燥,陈锦鸿试着用游戏的方法教学,比如「一撇一点一撇一点一横一竖一横…坐」、「一横一撇一捺…大」这听起来有点幼稚,但对小桦很有用。

  其他问题都好解决,小桦的「外星语」也很让人很头疼。陈锦鸿鼓励他说出自己的想法,只要他说出口,就尽力满足。比如带他去吃冰淇淋、去游泳、做轮渡……久而久之,小桦渐渐爱上了说话的感觉,愿意开口表达了。

  「很多像小桦一样的孤独症孩子不像他一样好得这么快,这与父母背后的付出息息相关。照顾特别的孩子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普通孩子讲三次就懂,那孤独症的孩子就需要讲三百次,重复重复一直重复,为了孩子千万不能烦躁。」陈锦鸿说道。

  关于上学

  陈锦鸿没有把儿子送到特殊学校,他选择了正常的主流学校,还特别聘请了影子老师陪孩子上课。没想到第一年小桦就考了年级第一,全家都很惊喜。

  陈锦鸿说:「第一名证明儿子不是智障,智商已经恢复了,我相信他可以工作。我不需要儿子一直第一,也不需要儿子做科学家、医生,他只要普普通通可以与他人交流,可以恋爱结婚,我就心满意足了。」

  他不要求儿子,只是尊重孩子。看着小桦一天天变好,比他在娱乐圈获得任何成就还要棒。

  当谈到自己是否有压力时,他坦言自己也会有压力。心情不好时,他都会自己消化,他不想给孩子与太太呈现出情绪化的形象,他希望这个好爸爸的形象,能一直陪着他们。

  如今,儿子对陈锦鸿越来越依赖,陈锦鸿会为儿子按摩,儿子也会帮他按摩。刚开始儿子不认真,现在1年过去,他非常认真!他愿意对别人好,也愿意爱别人。

  陈锦鸿担心儿子控制不住情绪,所以教给他4句话:「谢谢你,我爱你,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平时他煮饭给儿子,好吃的话儿子会说:「谢谢爸爸,我爱你!」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的小桦就像爸爸那样,成为了一个有爱心且欢乐的阳光大男孩。他敢在众人面前说话,有了不少朋友。他最爱爸爸,陈锦鸿却觉得,儿子让他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更好的自己

  息影7年,陈锦鸿没有出现在荧幕上。但在生活里他塑造了一个好爸爸的形象。儿子的病症并没有让他们一家分崩离析,反而更加团结。陈锦鸿和太太的感情也更加亲密,他表示,自己对孩子没有太大愿望,就是希望他能尊重他人,爱护自己就好了。

  至于对其他家长的嘱咐,他只有一句话:「家长们,给孩子更多的爱,因为爱会产生奇迹!」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