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父母学堂 >查看详情

惊!自闭症孩子失控打人,被捆进医院,单亲妈妈解析“管错方向”——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1年08月27日
1451

Alice

  我绝不可能把他送进医院,也不想跟他分开。为了他,我愿意放弃一切,哪怕辞职也要陪他,照顾他。

  ——自闭症孩子的妈妈Alice

  清晨的公园热闹非凡!远远望去,可以看到聚在一起打太极的老人,也有在健身器械旁边开心玩闹的小孩。

  19岁的Celvin和他的母亲Alice在人群的不远处做着热身运动,先是平板支撑,再是原地跳跃,两个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一切如常。

  大家不知道的是,这母子俩其实正在为下一次马拉松活动进行热身准备。而一段马拉松赛事全程长达42.195公里,要跑完全程除了需要超凡的体力,更多的是依靠毅力支撑。

  Celvin自参与马拉松以来,从未畏惧过任何挑战,短短半年便参加了20多场赛事,这离不开母亲Alice对他的支持。每次训练时,Alice都会和儿子一起跑山练习,还多次陪同儿子一起参赛,共同踏遍崎岖路途,欣赏沿途风景。

  可谁都想不到,这看似普通的一家人背后,却隐藏着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Celvin3岁确诊了自闭症,并伴有轻度智力障碍。” 44岁的Alice望向正在跳跃的Celvin,苦笑着。

  No.1 儿子的能力突然倒退

  上天总爱与人开玩笑,Alice每每回忆过去,都会这么说。那时,年幼的Celvin外表与一般儿童无异,甚至还更优秀几分。因此也一度令Alice以为儿子天赋异禀,与众不同。

  「香港好一点的幼儿园入园也是需要一些小考试的,Celvin的英语水平很好,并且能和大家进行基本的沟通,所以那所幼儿园是他自己考进去的。老师们都夸他,问他什么他都会马上答,非常可爱!」Alice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不过,Celvin3岁左右沟通能力出现了倒退,孩子突然不说话,拒绝沟通,这种明显的发育倒退,令妈妈Alice很难接受,甚至一度陷入了崩溃。Alice带着Celvin几经周折的问诊和评估,Celvin最终被确诊为自闭症和轻度智力障碍。

  「当时拿到诊断的那一刻,简直晴天霹雳,我所有美好的愿望,都破灭了。」Alice不禁红了眼眶。

  「那段时间Celvin几乎不怎么说话,情绪失控也经常发生,不喜欢和别人玩,更不喜欢别人接近他,我们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Celvin经常情绪失控,比如Celvin吃了点心正乖乖坐着,却猛得突然开始哭闹,挥舞着小手完全不受控制。家里凡是他能碰到的物品,几乎都被他打翻,直到他闹累了就睡去了。

  更有几次Celvin“发作”情况及其严重,一家子大人都没办法控制他。无奈之下,Alice只能叫来了救护车把儿子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为此Alice度过了无数个以泪洗面的夜晚,一面悲痛自己的无能为力,一面埋怨上天为何待自己如此不公。

  更有几次,Celvin直接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外开始“发作”,比如突然间哭闹、口部刺激,任凭Alice怎么拽都不肯走,无论Alice如何劝说,如何用强化物“引诱”,Celvin都无动于衷。但神奇的是,Celvin总能被陌生的声音吸引,比如路人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讲话声、甚至天空中的鸟鸣,都会莫名的吸引Celvin,进而止住哭闹。

止住哭闹

  「一次在地铁站的出口处,他突然“发作”。那时侯正好是下班晚高峰,人来人往的我很怕耽误别人出行,想着赶快把他抱走。就在我俩一通“纠缠”,累得筋疲力尽时,我的身后突然有一位女士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妈咪要加油喔。那一刻,我突然浑身充满了力量。

  感动之余,我再回头看向Celvin的时候,他居然停止了哭闹,只是脸上还挂着眼泪和鼻涕,正安静的趴在地上仰头看着我。」Alice说道。

  「其实那天多亏了那个陌生人,不止想要感谢他帮Celvin止住了哭闹,更想感谢她“救”了我。因为在那之前,我经历了很多个想放弃的夜晚,我一直都希望能够有一个人来拉我一把,哪怕鼓励我一下也行,我真的很担心我有一天坚持不下去了,孩子可怎么办。」Alice说这,落下泪来。

  终于,Alice等到了这声鼓励,自此也决定后半生都要为了儿子而振作。

  No.2 只有我和儿子是一个世界的

  儿子确诊自闭症后,Alice内心无法抑制的病耻心,让她与外界断了连接。

  「那时候,只有我和儿子是一个世界的,其他人比如同事、邻居,都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会尽量避免让我儿子和另外一个世界的人接触。毕竟同事只是同事,不想让他们知道太多。」

  为了儿子肢体协调性,她给Celvin报了游泳课,但又担心别人照顾不好他,所以不到一个月就作罢,转向了她能够完全掌握并照顾儿子的运动——登山

  Alice坦言,母子俩从前很少运动,爬山也是一个偶然的机遇 。「不记得具体是哪天了,我在网上发现了一则倡导登山远足资讯,因为好奇所以就点进去看了一下。但当时Celvin的情况不太好,包括之前他有在车站啊那些人多的地方“发作”的经历,我自己也有些抵触,所以不敢带Celvin外出做运动。直白点讲,我当时觉得带孩子出去,挺丢人的。

挺丢人的

  但是,由于家中无人可以兼顾年幼Celvin的运动需求,所以犹豫再三Alice最终还是决定放手一试,却没想到对于登山,Celvin一下子就爱上了。

  「起初我们一起爬香港的“四大名山”,每星期都像上班一样,朝九晚六的去爬。我带着Celvin一点一点地适应,他能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后来慢慢的,Celvin不怎么回避跟陌生人一起跑步了,有的时候他状态好的话,我们还会一起跑山,就是不像平时那样慢慢走,而是慢跑完全程。通过几次训练观察,几趟下来Celvin几乎没有什么“发作”的征兆,身体上也没有产生什么不适,也不哭闹,口部刺激也基本上没有,感觉他能完全沉浸在这项运动中,不受外界干扰。」

  于是,Alice确信,Celvin是热爱跑步和爬山的,并坚信这就是他的天赋所在。于是Alice开始竭尽全力的支持他,甚至鼓励他参加了许多场本地赛事,更带着他远赴济洲、内蒙古腾格里沙漠参加马拉松,一起游历四季景色、观赏极地气候。

  No.3 运动助正面思想,平稳情绪

  转眼几年过去,Alice发现运动期间无论多累,Celvin都毫无怨言,并且一段时间下来情绪也稳定了不少。

  「频繁的做运动让他的情绪控制也好了很多,而且跑步占据了他的思想,让他没空去想或者关注其他事情,这样人也会正面点。」Alice分析道。

  现在,在Alice的坚持下,母子俩每周只有两天的休息日,其余时间都会花在运动上。每天要保证近9小时训练,眼见着儿子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她笑着说「带他跑步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可能这就是老天爷给我儿子打开的那一扇窗吧!」

  2016年,母子俩参加了第一个10公里的赛程。自那之后,Alice更是将马拉松当作Celvin的事业在坚持。可Celvin不曾在意过这些,他只是听从着妈妈的安排,日复一日的努力奔跑,愈跑愈认真,愈跑愈坚定。有时他还会主动为自己定时进行负重练习、练体能,只为能让自己能够跑的更久,更远一些。

  慢慢的,在Celvin的热爱和Alice的坚持下,母子俩几乎跑遍了各地,甚至完成了很多普通人都完成不了的济洲全马、柬埔寨全马两大赛程,也因此认识了许多或残障、或健全,或患罕见疾病的朋友。

  一次偶然的机遇,Celvin和几个伙伴一起,在100公里戈壁沙漠赛上,一起推着一个罕见病的小朋友共同完成了100公里的路程。同时他们也通过这种义举为香港最大的智障人士服务机构和其他支持残障的慈善机构筹集了善款,用自己的努力散发出的光芒,照亮着与自己有过相同经历的人。

  Alice看得出Celvin非常喜欢跑步,平日里几乎不苟言笑的他,只有在跑步时会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去年七月,母子俩在戈壁沙漠跑了250公里,足足跑了七日六夜。白天他们背着食物,迎着阳光前进。夜幕降临,他们饿了就吃自热锅、压缩饼干,困了就睡在帐篷里。起初Alice也很担心,因为户外的条件艰苦,而且很容易有突发情况,Alice很担心Celvin会再受到什么刺激,因此总是在半夜惊醒,然后看着一旁熟睡的Celvin偷偷的掉几滴眼泪。

  「Celvin还是很争气的,那次250公里的戈壁赛程中,他是历年来第一个完成戈壁沙漠挑战赛的自闭症兼轻度智障参与者。他全程表现的很好,好到有时我都会恍惚,好像Celvin从不曾确诊过什么病。」

  No.4 情绪爆发,儿子被捆手脚送医院

  之前,在社区室内训练的时候,Celvin不知怎的突然开始暴力打人,把正在训练的大家也都吓了一跳,一切发生的都毫无征兆,让人措手不及。

  「我当时并不在训练室,但我接到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想送他去医院,我辞掉工作也好,找一对一的专家来家里治疗也好,反正我是不会让他去医院的。他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可以豁出一切去保护他,爱护他。

  自那后,Alice每天都在家陪Celvin做运动、听音乐,为他按摩来缓解僵硬的四肢。坚持了1个月,可一切似乎并没有得到改善,即使是在Celvin熟悉的家里,他依然会莫名的感到不安,所以也陆续发生过几次暴力待人的事件,并呈现出愈来愈频繁的趋势。

  眼见着Celvin的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Alice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干预还是有不到位的地方,此时必须要有专业的康复师或者医生团队来介入,所以她忍痛拨打了急救电话,亲眼看着Celvin被捆住手脚送往医院。

  Alice在照顾星宝的这条路上,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跑到了终点,结果却临时被命运掉转了方向,直接按下倒退键送回了原点,这是任谁都难以接受的事情。

  那段日子,Alice经常觉得自己面对Celvin就像面对着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无数个崩溃时刻的堆积让她仿佛回到了3岁时儿子刚确诊时的状态,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迷茫和无措,甚至每天会无数次的反复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的儿子,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儿子得了自闭症?

  No.5 在他眼中没有输赢的概念

  后来,她想了很多,也见了几位学家「专家问我是不是跟儿子沟通时忘了转换思路,忘了从平常的对话思路专向对星宝的沟通思路?」Alice回忆道。

  「对于你来说,马拉松的名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荣誉?孩子的优秀?自己的教养有方?你有没有想过对于Celvin来说马拉松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你有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来考虑过这个问题?」

  对此,Alice思考了很久,关于自己、关于Celvin。

  「自那次的谈话结束后,我才意识到,确实是自己“急功近利”了。所以我开始一步一步的反推反省,是不是我在跑步时给孩子限定标准太过严苛,毕竟有些时间和速度要求对于普通孩子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Alice想到这,便做了一个决定。

  在Celvin出院后不久,恰逢渣马赛程召开,Alice问Celvin想不想参加,Celvin坚定的点了点头。于是Alice问他「这次渣马你想怎么跑?想突破4小时的极限目标,还是轻松跑?」Celvin低头又抬头,回答说「4小时」。Alice欣慰地摸了摸儿子的头说「没关系,你轻松跑就好。」

  「那场比赛我看到Celvin快乐的跑着,那一刻我觉得,荣誉、排名、奖金都不再重要了。只要他能像现在这样开心,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人生就像场马拉松,它不止考验体力,还需要超凡的毅力,哪怕跑的慢一点没关系,坚持下去就好。

  「我和Celvin的经历算不上是什么励志故事,我们只是坚持做能让我们开心的事情而已。我尽了我那份努力,做了我该做的事情,成事便感恩,不成就继续坚持。」

  自闭症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较难与他人发展人际关系,照顾者不断付出,而对方却难有回应。所以在过去的这些年,不仅是Celvin的成长,身为母亲的Alice也一直在学习,到底怎样与儿子结伴才是最佳节奏。

  「我很早就和自己说,别期望他会很关心你,或会有什么好转,我必须尽快接受这个事实,我接受的越早,我受到的伤害就越小。但我不会因为这个就不爱他,这是我作为母亲的本能。」Alice说。

  Celvin在自己的世界独自运转着,如同只身在波涛汹涌的海岸上,桅杆上随风摇曳的油灯,照着前路忽明忽暗,而在这阴晴不定之间,我们似乎也可窥探到Alice身为人母的艰难,放弃和振作如两股漩涡将她夹在中间不断拉扯,可她却凭爱意将两股漩涡都击溃。

击溃

  不过分悲观也不盲目向上,因为这两种价值观无论选择哪一种,都会使得他对于Celvin的照顾产生偏差。在经历了这么多变数,此刻、未来,她只想陪伴在Celvin的身边,和Celvin一起做他们共同热爱的事情。

  「人生就像场马拉松,如上天给我机会,我不介意推倒重来。」是啊,生命的意义在于沉着的面对那些酸甜苦辣,跌倒又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的去融合或者创新生活的方式,又或者说把生活活成勇于尝试的幸福。

  人生悲也罢,苦也好,唯一需要我们改正的就是来自心地的软弱和性格的懦弱,然后笑着面对生活,我想对于星宝家庭来说,这就是最客观的幸福。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