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父母学堂 >查看详情

哭到泪崩!《我的姐姐》背后的真相,戳中了无数父母的心....

来源:北大医疗脑健康官网     
2021年04月07日
1923

  话说,清明小长假刚结束,爸妈带着家中的“小神兽”去哪玩了呢?

  群里的爸妈们是这样回复的:有的带娃踏青陶冶情操、有的全家旅游增长见识、还有的在家陪娃促进亲子关系等。

  瞧瞧,仅三天长假,爸妈们不仅开启了“花样”式陪娃模式,还总结出了一套科学陪玩理论,真是应了教育界常说的那句话:优秀的孩子,都是父母“陪”出来的。

  这还没完,那些崇尚艺术的爸妈们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拿出了究极陪伴杀手锏,他们带着孩子去看画展、听音乐会、看话剧、看电影……

  尤其这部4月2日刚上映,票房便一路飙到8亿的《我的姐姐》,故事曲折动人,情绪渲染到位,让人看着既心疼又难受,引发了家长们的纷纷讨论。

  那么,这部掀起娱乐圈、育儿圈龙卷风的爆款电影,到底讲了些什么呢?(有轻微剧透)

  No.01 姐弟那份情,是岁月悠长里的那份甜

  电影《我的姐姐》是由金马奖最佳编剧得主游晓颖亲自操刀,由“国民妹妹”张子枫领衔主演。在这个故事中,没有狗血的爱情,更没那些虐心的劈腿与堕胎,满屏满眼都是对现实赤裸裸的呈现。

  大女儿安然(张子枫饰演)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自小便遭受了各种冷淡以及不公平的对待,在这种长期感受不到温暖与爱的环境下,来自原生家庭的畸形教育衍生出的性格缺陷便滋生出了自卑、敏感、多疑、并因缺爱反弹出了脾气暴躁、自私冷漠等种种问题,狙击着安然的工作与生活。

  而安然在姑妈家也同样充斥着荆棘,“从小被表哥当沙包、被姑父看洗澡”,到处弥漫着卑微与耻辱,这还不够惨吗?我想,对于编剧来说,似乎还真的不够。所以为了进一步提升故事的张力,便将安然推向了无尽的深渊,命运一路跌到了谷底。

  就在安然24岁那年,原本完整的家庭因为一场车祸支离破碎,安然的父母在事故中双双身亡,而留给安然的唯一亲人,便是那个陌生的6岁弟弟。

  此时,安然内心是反抗的,但又不得不因为道德伦理的压迫,接受长姐如母的制高位。

  而同样的经历,也曾发生在安然的姑妈身上,她说:“我是姐姐,从生下来的那天就是。”

  听到这句话的安然,压低了头,急促地啃着西瓜,颗粒大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掉。之后,姑妈压低了嗓音,又再次补了一句:“一直都是。”安然哭得泣不成声,观众的眼泪也在眼眶翻涌。

  可反过来再看,6岁的弟弟又有什么错呢?弟弟失去了父母,姐姐便成了唯一的依靠,而当弟弟对着安然说出那句“你跟妈妈一个味道”、“姐姐,我只有你”的时候,安然终于从这段被亲情绑架的责任里,寻觅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对安然而言,弟弟也许是亲情另一种形式的补救与消融,毕竟余生,她可以和弟弟一起,共同抵御人生的风雨。

  其实,对于想生二胎或已经生二胎的家庭而言,第二个生命的初衷本身就是希望在这个人心复杂的世界里,给孩子留一份岁月等长的血脉之情,他们彼此帮衬,互相关照,是温暖,是陪伴,是岁月悠长里的那份甜。

  No.02 为选择负责,为抉择能力的姐姐又狠又酷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电影也往往映射着一个真实的故事。

  伟玲有一个自闭症的弟弟,而“送弟弟进专业康复机构”成为了伟玲努力的唯一目标。

  这件事发生在广东省清远市佛冈县,21岁的伟玲父母于9年前离异,她跟着母亲到了外省,而比她小8岁、患有自闭症的弟弟铿仔跟着父亲留在了广东。

  记得12年的时候,父亲突传噩耗,弟弟铿仔失踪了。

  伟玲一听,便急的不行。急急忙忙跑到广州,苦苦寻觅了1个月。后来,皇天不负有心人,伟玲在一个救助站找到了弟弟。

  之后,伟玲担心父亲弄丢弟弟,也不想让已改嫁的母亲为难,当时还不满18岁的她便决定一人带着弟弟回兰州,担负起抚养弟弟的责任。

1

  (图片来源于新快报)

  然而,生活并没有那么简单。铿仔的“行为举止”给家人带来不少麻烦,为了给弟弟治病,伟玲的母亲左拼右凑筹得了一个学期的学费,将铿仔送到了康复学校。经过一段时间的干预,铿仔的情况确实得到了好转,这也让伟玲更坚定了要努力存钱送铿仔到康复学校的决心。

  她说:“我会自学自闭症儿童教育的相关知识,希望能考到岗位证书,之后带着弟弟去更好更专业的自闭症儿童教育机构,我工作他读书。”

  对于照顾铿仔,伟玲毫不怨言。身为家中的老大,她主动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没有经济条件,她便逼着自己努力、进步,这份使尽全力力挽狂澜的气魄,真的又狠又酷。

  无论是电影中被迫接受血缘亲情的安然又或是主动担负起陪伴弟弟的伟玲,她们既接受“一脉相连手足深”,她们也接受了为手足牺牲。这份牺牲的背后,暗含着每个人在家庭中的善良与成全。它让我们明白了家的本质就是爱,这份爱包含着心甘情愿的付出。

  而在自闭症家庭中,也有着很多父母展现出不同形式的爱与承担。

  著名主持人周涛放弃舞台,与女儿一起走出了自闭的阴影;当红小生陈锦鸿牺牲了演艺事业,全程陪伴着自闭症的儿子,对抗病症。成熟的人,都在家庭的责任里,爱的担当下,进行了抉择,选择了放弃,拥抱了亲人,得到了血缘的依靠,就像海报中说的那样,“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我们有爱。我们的心连在一起,这就是家庭的根基。”

  最后希望每个人,都能承担你所能承担的,选择你所能选择的,为家庭,为亲情,竭尽所能,收获属于你的那份爱与幸福。

0

精选活动

阅读排行

科普指南

成长热线 HOT LINE

400-081-2698

北京北大医疗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

Address: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98号中关村方正大厦5层

Tel:400-081-2698

Email:jiangchundi.njk@jtmail.founder.com

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地址
微信公众号